對于人臉識別技術 西方國家為什么如此糾結?

摘要: 如今,人臉識別技術盛行于美國和歐洲的每個角落——過境處、警車、體育場、機場和高中,這引發了公眾對隱私的擔憂,人們對國會出臺限制措施的期望日益強烈。曾在 2019 年 6 月表示正在準備立法打擊相關軟件的美國馬薩諸塞州民主黨參議員 Ed Markey 提到: 人臉識別技術對美國人的隱私構成了巨大的威脅。 之后,2019 年圣誕前夕,美國政府發布的一份研究 ...

如今,人臉識別技術盛行于美國和歐洲的每個角落——過境處、警車、體育場、機場和高中,這引發了公眾對隱私的擔憂,人們對國會出臺限制措施的期望日益強烈。曾在 2019 年 6 月表示正在準備立法打擊相關軟件的美國馬薩諸塞州民主黨參議員 Ed Markey 提到:

人臉識別技術對美國人的隱私構成了巨大的威脅。

之后,2019 年圣誕前夕,美國政府發布的一份研究報告顯示,當前一些軟件對白種人的識別結果準確性高于其他有色人種,這不得不說是在延續種族偏見。

德國海盜黨歐洲議會議員 Patrick Breyer 也告訴美國政治新聞網站 POLITICO:

在既成事實確立之前,人臉識別需要停止。

人臉識別技術難以有效遏制

然而,對這一技術的遏制卻陷入了僵局。在美國和歐洲,監管人臉識別進展緩慢,主要原因有兩個。

一方面,出于對安全的考慮,政府并不情愿遏制這項技術。目前,科技公司在很大程度上控制了在何處、以何種方式進行人臉識別,它們把技術賣給警察部門,將其嵌入到消費者的應用程序和智能手機中。即便是美國民主黨和共和黨兩黨聯合抵制,這種情況依然存在,包括德國在內的歐洲最注重隱私的國家亦是如此。

實際上,西方國家的警察和安全部隊仍在測試、推廣這項技術,將其作為監視民眾的低成本手段——邊境檢查站、警車上、體育場入口處不難見到可根據人的面部特征進行識別的攝像頭和 AI,美國和歐洲的一些高中甚至用它們來識別學生。而且這類例子的數量遠遠超過了舊金山等頒布人臉識別禁令的城市數量。

另一方面,議員對這項技術的抵制受阻。在華盛頓,眾議院曾經有希望通過兩黨合作來限制聯邦政府使用人臉識別,但由于一些原因,禁止人臉識別技術陷入停滯。在參議院,限制聯邦機構使用這項技術的提案在獲得支持方面也進展緩慢。

眾議院進展不佳的其中一個原因便是 2019 年 10 月前眾議院監管和政府改革委員會主席 Elijah Cummings 離世。Elijah Cummings?的小組似乎準備制定限制聯邦機構使用人臉掃描技術的兩黨立法,因此委員會中的幾名民主黨和共和黨高層也卷入了長達數月的關于 Donald Trump 被彈劾和隨后參議院審判的爭論中。

兩黨議員在接受 POLITICO 采訪時都承認,他們的努力已經停滯。正如監督政府行動小組委員會共和黨領袖、北卡羅萊納州眾議員 Mark Meadows 所說:

目前還沒有任何進展,Elijah Cummings 離世讓這一切暫停了。

與此同時,在歐盟,最高領導人要求在監管 AI 方面迅速行動,但這也并不能保證會歐盟會有任何有約束力的限制。

具體來講,即使是歐盟首要隱私規則《一般數據保護條例》(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中對收集“敏感數據”的嚴格限制,也包含了對政府當局的廣泛限制,如果能夠證明其合理性,公共機構可以收集敏感的生物特征數據。

因此,這一漏洞使得人臉識別技術在各地涌現,比如柏林的主要火車站——政府當局在那里的一個實驗項目已經掃描了數以萬計的路人。

“歐洲將有對人臉識別更嚴格的限制”

盡管如此,Patrick Breyer 說,他相信相比美國,歐洲最終會有對人臉識別更嚴格的限制,因為歐盟的《基本權利憲章》賦予每個歐洲公民“保護與其有關的個人數據的權利”,這將保護歐洲不會濫用人臉識別,而美國憲法對此只字未提,更不會這樣做。

曾接受過律師培訓的他還說道:

在美國,如果你在公共場所走動,基本上沒有隱私權。而在這里情況正好相反——我們擁有數據保護和信息自主的基本權利,這意味著收集和處理每一條數據都在侵犯我們的基本權利,因此執法機構只能依據法律、在獲得許可后這樣做。

與此同時,一些科技行業的領導者也抓住了這個機會,制定任何可能的全球規則。 2018 年 12 月,微軟總裁 Brad Smith 罕見地表示使用人臉識別技術應遵循六大原則?。另外,亞馬遜 AWS 公共政策主管 Michael Punke 也敦促立法者通過立法,既“保護公民權利,又允許對這項技術的持續創新和實際運用”。

但就目前而言,大眾對人臉掃描工具已經司空見慣,該技術毫無疑問也受到了公共部門和私人企業的歡迎。

向個人隱私說再見

事實上,Facebook、蘋果和 Google 等公司已經在它們最受歡迎的設備中嵌入了人臉識別功能,比如可以用該項技術解鎖手機或在照片中自動標記好友。亞馬遜已經成為易于使用的人臉識別系統的最大供應商,用戶包括警察部門和美國政府機構。

政府機構對人臉識別系統的需求似乎是無止境的。在美國各地,聯邦、州和地方機構多年來一直在進行所謂的實驗,美國聯邦運輸安全管理局和美國海關及邊境保護局都在選定的入境點使用人臉識別技術。在美國各州和地方層面,佛羅里達州、科羅拉多州和俄勒岡州的警察部門已經開始采用這項技術,其他部門也在探索其用途。

與此同時,歐洲的情況也沒有什么不同:

  • 在英國,兩支警察部隊一直在測試人臉識別技術,以便用街道攝像頭實時識別路人。法國政府針對數字版權組織的抗議活動,推出了一張啟用人臉識別功能的身份證。
  • 匈牙利內政部正在首都布達佩斯和全國其他地區安裝3.5萬臺攝像機,拍攝人臉和車牌。
  • 包括里斯本和布拉格在內的一些歐洲機場已經開始支持人臉識別,歐盟和瑞士的乘客可以通過自動邊境控制系統掃描臉部,免去排長隊的麻煩。

德國議會為左翼政黨 Die Linke 工作的公民自由積極分子 Matthias Monroy 說:

這令人擔憂,加上 AI 和高性能計算的力量,這種技術可能很快就會讓人們無法在公共場所匿名活動。

無獨有偶,2018 年初時任委員會主席的 Elijah Cummings 在聽證會上警告說,根據現行法律,政府可以“在你不知情的情況下把你的臉輸入一個數據庫,這個數據庫可以以幾乎不受限制的方式使用”。他后來稱,幾乎所有人(包括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對此都無異議。

遏制人臉識別,道阻且長

在美國,關于人臉識別的爭論主要集中在政府對這項技術的使用上。美國公民自由聯盟發布了關于亞馬遜向警察部門出售其圖像識別 AI 系統 Rekognition 的報告后,舊金山成為世界上第一個禁止地方機構使用該技術的城市。

這一報告也在華盛頓引起了關注。

在華盛頓,國會民主黨人和傾向于自由主義的共和黨人組成的聯盟擔心政府不加控制的監控帶來的影響,希望限制聯邦調查局、聯邦運輸安全管理局和移民及海關執法局等聯邦機構使用人臉識別技術。眾議院監督委員會的最高共和黨人在 2019 年 8 月曾表示,委員會的領導人已經探討了一項法案,阻止聯邦政府為該技術的任何新用途或擴大用途提供資金。

另外,委員會的新任主席、紐約州民主黨眾議員 Carolyn Maloney 表示希望重新考慮這個問題,但并沒有承諾推動聯邦政府暫停使用這項技術。

這樣的提案即使在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取得進展,也可能在共和黨控制的參議院面臨溫和派共和黨人的反對,許多共和黨人將新興技術視為重要的執法工具。

2019 年 12 月,參議員 Chris Coons 曾向媒體表示:

我認為這不太可能獲得參議院的支持。

實際上,2018 年 11 月,Chris Coons 與傾向于自由主義的猶他州共和黨參議員 Mike Lee 合作,推出了一項立法,要求聯邦機構在使用人臉識別進行有針對性的監視之前,必須獲得搜查令。但更細致的提案,比如上述法案,尚未獲得任何其他共同提案人的支持,也未能在參議院獲得足夠的支持。

在布魯塞爾,歐盟委員會新任主席 Ursula von der Leyen 承諾接受人臉識別。作為承諾的一部分,她將在 2018 年 12 月 1 日開始的任期的頭 100 天里為 AI 制定具有約束力的規則。

同時,這與歐盟各國數據保護機構的一系列裁決不謀而合。這些裁決呼吁謹慎使用人臉識別(主要是動態人臉識別),并敦促公共部門起草使用該技術的相關立法。過去幾周,瑞典、法國和英國的隱私監督機構都發布了關于這一問題的立場文件,法國和瑞典的監管機構禁止在高中門口進行人臉識別。

當然,歐盟委員會對 AI 的規劃并不一定意味著任何在歐盟范圍內的人臉識別規則都能大行其道。盡管承諾對公認的法律慣例進行編碼,但歐洲官員對 AI 相關法律究竟應該包含什么內容觀點不一。有高級官員認為,這可能更偏向于指導原則,而非硬性規則。

這也是為什么法庭和數據保護監管機構可能會在歐洲制定這些規則。 2019 年 8 月底,英國一家法院駁回了限制警方使用人臉識別技術的首次重大嘗試,稱其帶來的安全優勢甚于隱私和個人自由的風險。

法律專家預計,歐洲執法部門的人臉識別規則將以“事后”法規的形式出臺——執法部門將利用現有的法律灰色地帶,開始部署這項技術,直到法官或數據保護機構限制或停止使用這項技術,或做出符合現有法律的規定。

毫無疑問,人臉識別技術會侵犯公眾隱私與自由,但同時也不得不承認該項技術給公共部門、私人企業及個人消費者帶來的便利性。如何使用、如何遏制,關乎法律與道德,值得我們深思。

稿源:雷鋒網



微信公眾號:alibuy

無覓評論,優化體驗,加強品牌價值

無覓相關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

彩票快乐10分